131-4661-8068

   全国服务热线

北京离婚律师分享:一名刑辩律师眼中的“刑事辩护”

作者:北京李苹律师

startup-594126_1920.jpg

  作为刑事辩护律师,我们的自嘲是真实的

  当同事们在干净的会客室风雅地讨论资本和新技术的法律问题时,我们常常孤独地走在雨雾中泥泞的通往郊区看守所的小路上,聆听麻木的面孔诉说血腥、肮脏、无尽的悔恨。

  我知道,同事们每小时以千元为客户提交账单时,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大多是贫困社会边缘的人,他们每小时投不到千金,我们只能分阶段理赔,但刑事案件最多只有三个阶段。

  除了罕见的例外,我们在刑事案件中几乎感觉不到胜诉的喜悦。更常见的是,拿着简单写着“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的刑事判决书,愤怒、懊悔、恐惧……

  但是,我们仍然继续进行刑事辩护工作。因为我喜欢。我们喜欢挑战,喜欢热情的生活。被法院起诉的刑事案件,经公安(或反贪)部门侦查、检察机关审查,他们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起诉罪成立,但辩护人需要绝地反击,冲破这个严密的罗网,言之有理、令人信服的无罪,或在律师工作中,只有刑事案件的辩护才能真正体现律师缜密的思维能力和迅速的应对能力。

  不仅如此。对抗公诉机关的犯罪指控,为嫌疑人进行最有利的抗辩,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因为我们是法律的信仰者。我们辩护的不是被起诉的犯罪,而是嫌疑人的权利。我们关注个人的价值、个人的权利,当嫌疑人的个人权利需要监护人时,职业荣誉感会激励我们。

  我们只是在保护嫌疑犯的权利吗?

  品行端正的好父亲、好丈夫、良惠端正的好母亲、好妻子,真的能一辈子不去刑事法院的被告席吗?司法活动也有人类其他认识活动的局限性,其错误屡见不鲜。在具体案件中,许多因素会误导最认真、最谨慎的法官。对无辜者的判决——,包括不确切的资料、可疑的证据、伪证者、不当的狱警措施、作出错误结论的鉴定等,有必要列举近两三年公布的误判名单吗?

  社会上的任何成员都有可能被怀疑有罪而不由得参与刑事诉讼。在这个诉讼程序中,怀疑有罪的人必须享有无罪或轻微的权利。因此,保护已经提起诉讼的嫌疑人的辩护权是为包括我们每个人在内的社会全体成员提供安全保障,一旦涉及诉讼,任何人都可以要求行使这些权利保护自己。辩护人保护被起诉嫌疑人的权利,不仅是保护社会的一部分人,更是为保障社会全体成员的权利提供——,刑事辩护人难道不感到自豪吗?

  赤手空拳,我们刑事辩护律师如何成为嫌疑人权利的监护人?

  我们很荣幸地生活在一个犯罪嫌疑人最终是否有罪,如果有罪将受到怎样的惩罚,根据正当的诉讼程序由人民法院审判的社会。

  在诉讼对抗中,基于无罪推定原则,检方对证明犯罪负有高度的证明责任,他们必须用合法证据充分证明犯罪。作为嫌疑人权利监护人的辩护人,我们必须尽一切合法途径论证检方的指控不成立。这些合法的方法是,要求审判案件的法院和法官独立审判,即攻击检方的证据不合法,要求法庭排除非法证据,攻击检方的证据不能充分证明起诉,不能排除合理嫌疑。提供证据证明攻击检察方法律适用错误的被告人未实施犯罪的其他人实施了被起诉的犯罪,或者被告人有罪,但在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中对被告人减轻刑事责任,免除等情况。

  辩护人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不是为犯罪嫌疑人叫冤,不是因为犯罪嫌疑人没有切实实施被起诉的犯罪,而是(无论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为犯罪嫌疑人主张刑事诉讼程序上的权利,在法院进行正当程序公正的判决。

  辩护人成功的辩护可以使无辜的人摆脱冤屈,但也有可能释放被定罪的人。但这是我们为人类认识的极限而付出的代价,是对无罪的人有罪的代价,是我们为维护生命、自由和人权而付出的代价。唯一的改善措施是促进警察等狱警素质的提高,使他们能够更可靠地证明犯罪。

  作为刑事辩护律师,我们忠诚,我们忠诚于当事人。我们知道辩护人忠于当事人是辩护制度的基础,接受当事人的委托进行辩护,就必须放下一切与当事人利益冲突的其他利益和顾虑,勇敢地、全力为当事人进行最有利的答辩,保护自己的权利绝不为了取悦强大的对手,邀请媒体或屈服于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而改变辩护立场。即使在罪名的轻辩护中,也不会在法庭上谴责委托人。

  我们诚实,我们诚实面对法庭。我们是信仰的法律人,对法庭保持尊敬是这种信仰的体现,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我们不仅遵守法院的审判规则,遵守法官的指示,而且诚实坦率地面对法庭。在某些情况下,为了保守委托人的秘密,即使对于可以不公开某些信息的委托人的不利证据,我们也有权回避或削弱其重要性。但是,我们不会为了胜诉而故意向法庭作虚假陈述,也不会提供虚假或伪造的证据。我们理智,我们理智地参加审判。在法庭审理中,为了委托人的利益,我们总是积极地与检察官展开争论,我们不急躁,不谦虚,慷慨犀利,表情沉稳。我们必须善于对检方的证据和论证提出适当的质疑,通过合理有力的论证说服法官让被告人获得无罪或罪轻的判决。我们渴望在公正的法庭上取得理智的胜利。

  我们有很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我们知道在和平的法治社会里刑事辩护律师是最先进的权利战士。辩护人作为职业群体必须通过有效的辩护活动向世人传达的信息,并不是辩护人抵制对罪恶的制裁,我们辩护的权利不仅是犯罪嫌疑人,这些权利也是我们构建法治社会的基础。

  使徒保罗说:“我只想忘记一件事,就是在努力之前直奔标杆。” 刑事辩护律师的标杆是保护公民的个人权利,我们注定要一辈子朝着它跑。 我们奔跑的道路终于站起来了,成为法治的大支柱。 我们的信仰来自当事人感谢的絮语,旁听者压抑的兴奋,检察官敬佩的一瞥,法官赞赏的目光。 但是,即使没有这一切,我们依然有信心。 我们的信仰跨越了挫折、误解、不满和贫困,我们的信仰来自对法律精神的深深的信仰。


文章分类: 办案心得
分享到:
北京安倍达律师事务所
专业律师访谈,与律师心贴心距离